优惠券
您的位置 首页 富平文学

表姑的柿子树

表姑今年已经70多岁了,头发斑白,皱纹就像院墙的爬山虎,布满脸颊,身体瘦弱但精神矍铄,思想还比较新潮,微信、抖音、视频样样玩的精通。在大家的眼里,表姑是一个有福…

表姑今年已经70多岁了,头发斑白,皱纹就像院墙的爬山虎,布满脸颊,身体瘦弱但精神矍铄,思想还比较新潮,微信、抖音、视频样样玩的精通。在大家的眼里,表姑是一个有福的,也是有成就的人。表姑五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,当时在农村算是比较有文化的,所以最终嫁给了姑父——一个军官,走出农村成为了城里人。表姑的三个孩子都比较有出息,国内名校毕业,老二在日本定居,老三在珠海,只有老大留在西安,平时兼顾着照顾父母。表姑一家很长时间在亲戚、朋友、邻里中成为美谈。

姑父曾在西部某军区服役,表姑跟随他在外地生活了几年。1983年的时候,姑父转业回到了富平,表姑一家正式在县城定居。他们置办了一处小院,两层小楼,外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,一年四季花香飘溢。一家五口幸福、和谐的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。1998年,最后一个孩子考上大学离开了家,也就是在这一年的10月,表姑突然想在院里种一棵树,这个建议种玉兰花,那个让种枣树,还有的朋友送来了核桃树苗,最终,他们却种了一棵柿子树。第一年柿子树抽枝发芽,大约仅有六七枚叶片。

岁月就像小溪,不知不觉间流淌,而有些事情也自然而然的发生着,孩子们陆续毕业、出国、成家、立业,为了自己的理想远走他乡,小院一年比一年冷清,日子一天比一天长,只有那棵柿子树变得浓密葱郁,阴影遮住了整个院子,每年10月底,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树梢,阳光透过枝缝在院里落下斑驳的影子。微风荡漾,树叶摇晃,光影如同落在水面潋滟一片。树下,支着一个小方桌,不冷的季节,表姑和姑父就坐在树下回忆久远的往事。那几年,表姑突然变得少言,看到她就有种孤独凄清的感觉。

柿子成熟了,姑父一颗颗摘下来,用毛巾把果面擦的干干净净,硬点的寄给远方的子女,剩余的分给邻居和跟前的亲戚朋友。已经记不起从那一年开始,每年都能吃到表姑送来的柿子,也许是品种优良,亦或侍弄精心,表姑送来的柿子个大、皮薄、汁甜,充满了甜蜜的爱意。我想,表姑的儿女吮吸甜美柿子的时候,一定会想起坐在柿树下的父母吧。

表姑的柿子树越长越大,产量也越来越高,原来摘一小笼,近年来已经在院子里堆成堆了。柿子不易保存,这么多的鲜柿吃不了可怎么办,邻居出了个主意,建议卖掉,还能挣点零花钱。这倒提醒了表姑,我们这个小县城有加工柿饼的传统,好几个乡镇柿饼加工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。她没有卖掉柿子,而是让姑父带着她去了乡村,她去学柿饼的加工方法。表姑挨家挨户的参观学习,还用小本本记录下柿饼加工的时间和步骤,笔记记满了本子。回来后,表姑把自己的笔记仔细整理了一遍,弄了个简单明了的加工时间及流程表贴在刚进门的墙上,第二天就开始尝试她的第一次柿饼加工了。

那段时间,表姑和姑父很长时间都没有到亲戚家串门,每次打电话他们都忙,不过兴致倒是很高涨。天气越来越冷,霜降已过,早晚路边的田野都好似铺上了一层白霜,冬天就要来了。一天晚上下班回家,表姑和姑父坐在客厅,桌子上放着他们带来的两袋柿饼。表姑第一次做的柿饼非常成功,味道甘甜软糯,入口即化,就是颜色稍微暗黑些。那一年,表姑的孩子,亲戚、邻居无一例外都收到了表姑的柿饼。

就从那一年开始,表姑的柿饼加工就再没有停过。而这棵柿子树也成为表姑生活的全部。春节一过,天南地北的儿女各奔东西,表姑便开始将生活的关注点转移到这棵柿子树,每天都要站在树下观望好几次,春天的第一片新叶什么时候抽出嫩芽,第一朵花什么时候开放,第一颗柿果什么时候落住,第一缕红什么时候染上柿尖,什么时间该给柿子树浇水施肥,什么时间该给柿子树剪枝培土。每天表姑都把树下的落叶清扫的干干净净,还给树干周围围了圈矮矮的栅栏,这棵树就像表姑的孩子,得到了表姑精细的照顾,一天天健康茁壮的成长。姑父戏谑的称那是表姑的柿子树。

表姑的柿饼越做越好,干净卫生又味道甜美,越来越多的邻里朋友到他家去卖,柿子产量明显跟不上需求。2017年那年秋季,姑父在县城各乡镇替表姑收购了500斤鲜柿,连带她家院里的柿子树,一下就有近千斤柿子堆在家中。表姑老两口夜以继日,加班加点,有一次我去给表姑送苹果,她两正坐在客厅削柿子皮,表姑的身形佝偻,脸上都是没有休息好的疲惫,手确是灵活异常,那年表姑做的柿饼一如既往的成功,除掉免费送给子女和亲戚的,还挣了3000多元。遗憾的是柿饼挂上搭架的第三天,表姑就因过度劳累引发了心脏病,住了十天医院,花费12000余元,医保报销后个人花费3120元,关键是表姑的孩子们还不远千里万里的赶回来,这其中耽搁的种种就不能一一计算了。在子女的强烈反对下,表姑再不敢擅自扩大柿饼的加工规模了。

而在近几年,小县城里的柿饼加工规模越来越大,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好多政策支持尖柿产业的发展,柿子产品也越来越丰富,从柿叶到果实,被加工成柿叶茶、柿饼、饮料、酒、醋等等。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,这些柿子产品被推介到全国各地,它们已经成为县城的代名词。表姑再不敢自不量力了,她从此只守着她的柿子树,做点柿饼、做点醋,但她却成了富平柿饼的宣传志愿者,无论她到哪,无论她在什么场合,都会和周围的人谈起柿饼、谈起县城、谈起她的柿子树。我有时候都很佩服,她怎么知道的这么多,我身处农业行政部门都没有她了解的详细,有时真有点汗颜。

一年又一年,四季交替,寒暑过往,表姑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扫净柿树下面的落叶,绕着树看了一遍又一遍,姑父总调侃说“你的柿子树怎么怎么了”,我知道,那树是表姑的感情寄托,凝结着浓浓的思念之情,表姑只是换了种方式去爱孩子。那树也蕴含了深深地故乡情,表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家乡和生活的土地。

作者简介:盖晓园,女,农业农村局干部,爱好写作,经常用自己手中的笔写下对生活对工作的感触,曾在渭南日报、陕西日报等媒体发表多篇信息,曾获陕西日报新闻通讯类二等奖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魅力富平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fupingfu.com/768.html
魅力富平网

编辑: 魅力富平网

讲述富平故事,传播富平声音,展现富平形象,让世界通过互联网了解富平。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064578462

Q Q: 2301697339

邮箱: 2301697339@qq.com

工作时间:9:00-23:00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